深度 > 文章正文
赖小民香江往事:被称“财神爷” 与某资本大佬交易频繁
2018-04-20 15:12:02
罗飞|棱镜
阅 1981104

4月18日,是中国华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融国际)五周年年庆的日子,此前一天,众多嘉宾已云集香港,位于香港湾仔万丽海景酒店8层宴会厅的活动场所一切业已准备就绪。

不过,4月17日傍晚,所有相关人士均被告知,第二天即将举办的五周年庆祝活动被取消。

伴随而来的还有当晚中纪委网站的一条消息:中国华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腾讯《棱镜》从华融内部得知,赖小民于4月17日上午被有关部门带走。华融香港的管理层在晚间得知消息后,不得不一一通知已经入住香港酒店的客户们,取消4月18日的庆祝宴会。

在此之前,关于赖小民被调查的传闻已经持续了好几年。腾讯《棱镜》曾从多个消息源处获悉,近几年里,赖小民曾被多次边控。在此期间,华融香港的管理人员不得不定期回内地向赖小民汇报工作。

在传闻四起的这段时间里,赖小民还曾多次在华融管理层会上表决心称,自己在华融任职期间,“不发一案,不倒一人”。

没想成,赖小民自己却成了华融案发的第一主角。

不同信源告诉腾讯《棱镜》,赖小民被调查或与其频繁为天元锰业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提供融资有关。但腾讯《棱镜》此前还独家获悉,赖小民与两年前被带走的某香港资本市场大佬过从甚密,两人在华融金控(00993.HK)和华融投资(02277.HK)等多个项目操作上均有合作。

在此之前,腾讯《棱镜》还获悉,有关部门原计划春节后轮番对包括华融国际在内的华融体系公司进行审计。有多位华融内部人士告诉腾讯《棱镜》,事实上,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华融在香港已经暂停了所有新项目投放,融资的钱仅用于还旧债,以确保华融的流动性。这直接导致华融香港去年下半年以来项目锐减,并已有管理层离职。

知情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这一案件或将持续发酵,已有华融内部人士被问话。

截至发稿前,腾讯《棱镜》尚未联系到华融方面做出回应。

4月18日起,华融系三家上市公司中国华融H股(2799.HK)、华融金控(0993.HK)、华融投资股份(2277.HK)停牌。4月20日,中国华融发布公告称,出于个人原因,赖小民已于2018 年4月17日向董事会递交辞呈申请辞去该公司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职务并停止履行相关职务,该辞任于同日生效。

公告称,公司提名王占峰担任该公司执行董事、董事长,李欣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总裁。董事会认为,赖小民辞任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公司业务经营正常。

至此,华融的赖小民时代翻页。

同日,华融系集体复牌并大跌。截至午间收盘,中国华融跌8.81%,报2.9港元;华融金控跌10.38%,报1.9港元;华融投资股份(2277.HK)跌6.31%,报1.040港元。

香港的“财神爷”

一直以来,在一些私企老板圈内,赖小民被称为香港的“财神爷”。

在香港中环出没的私企老板们,大多数都是来香港“找钱的”。对于他们来说,囿于自身抵押物的问题,并不容易从合规甚是严格的外资银行获得融资,赖小民所在的中字头金融机构无论从审核,还是放款推进度,都相对宽松。

早些年,赖小民频繁出没香港,与一些内地在港的私企老板们关系甚密。腾讯《棱镜》曾从接近赖小民的信源处获悉,出于私交缘故,赖小民擅自曾经为某地产老板提供了大额的贷款,尽管该老板所提供的抵押物完全未达到华融国际的要求。

一个未曾证实的案例是,某北方企业家常年混迹香港,搭上赖小民后,凭借东南亚某仅值5000万元的项目,以虚高数倍的估值,最后从华融体系获得了数亿元融资。该企业家获得融资后,实际也并未投入到该项目之中,而挪为他用。对此,腾讯《棱镜》暂未能够联系华融相关人士置评。

一位和赖小民熟悉的香港金融圈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据其了解,赖小民顶着“香港财神爷”的光环出没中环,事实上,其行为为华融增加了不少潜在不良资产的窟窿。

不过,赖小民在香港中资机构圈里,其实并不受待见,很多中资机构大佬对此人的印象是,过于浮夸。

腾讯《棱镜》还曾从可靠渠道听到一个有关赖小民的故事:某次在一个有较高级别官员和在港中资金融机构大佬们参加的内部分享会上,按照议程,赖小民仅有10分钟的发言时间,但是,最后他却滔滔不绝讲了近40分钟,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干货”。知情人士对腾讯《棱镜》回忆称,包括现场的其他中资机构高管们以及在座官员们,大家都面露不快。

华融金控前世今生

华融在香港布局并不算早。2013年4月,中国华融首家境外平台子公司——中国华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成立。

但赖小民的步伐却迈得很大。成立一年多后,2014年10月,赖小民就以华融国际为主体,认购了当时名为天行国际(00993.HK)发行的新股17.02亿股,认购价格为0.275港元,占扩大后股份的51.93%,成为其最大股东。

在此之前,香港资本市场就盛传华融要在港借壳上市,不少投资者一度以为00993就是中国华融的壳。实际上并非如此——这是赖小民的朋友圈生意。

在华融国际认购前,天行国际的实际控股人为一位香港资本市场大佬。

2009年,该资本市场大佬以佳元投资公司为主体,用1.3亿港元从当时天行国际大股东张人龙家族获得了60.1%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佳元投资派驻天行国际的独董之一为李海枫,任期自2010年4月至2013年4月。腾讯《棱镜》从不同的信源处获悉,李实际就是天行国际实际控制人在港股市场的具体操盘手之一。公开资料显示,李海枫早年曾在方正集团工作,还曾操盘了北控水务港股借壳等案例。

彼时,购买天行国际的主体佳元投资公司,由内地投资者彭晓东及李江南分别持有60%及40%股份。彭晓东也是该资本市场大佬在港的重要操盘者。

2011年11月28日,李江南将其持有的佳元公司的40%股份转与了吴佩慈的男友纪晓波,作价1600万港元。随即,纪晓波被任命为公司执行董事及执行总裁。

腾讯《棱镜》从不同的信源获悉,纪晓波实际也只是上述资本市场大佬的“人头”,即代理持股以及应对上市公司台面的事。天行国际彼时的实际控制人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这位“隐身”的资本市场大佬。

同一时间,纪晓波也为该大佬在澳门负责赌场资金管理,并深受该大佬的喜爱——这也是纪晓波能够获得天行国际代理人角色的主要原因。事实上,相较于熟悉的赌场,初中未毕业的纪晓波,对于金融知识一无所知。纪晓波据说也和赖小民相熟,腾讯《棱镜》暂未能获得纪晓波置评。

尽管并未最终核实到赖小民与该香港资本市场大佬相识的具体时间,但是腾讯《棱镜》获悉,双方实际在2014年赖小民接盘天行国际前,已有交集。

2015年11月27日,在华融入主天行国际一年之后,后者正式更名为“华融金控”。

华融投资买卖游戏

就在天行国际更名同时,2015年10月30日,中国华融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华融系在香港资本市场逐步扩张,而赖小民和上述这位神秘大佬的合作也越发频繁。

腾讯《棱镜》获得的一份详细的交易记录显示,2015年8月初,该大佬以两个不同的主体,以中信证券的席位通过配售认购震昇工程(02277.HK,后改名为华融投资),当时认购价为1.38港元。但是,截至2016年6月期间,该大佬分别以11个不同的主体在金利丰等席位先后参与60余次买入以及配股计划。

这份交易记录显示,当时该大佬已经持有震昇工程6.74亿股,占所有股份的54.57%,已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但是因分散至11个主体持有,公开市场并未显示其为实际控制人的信息。

在此期间,2016年5月27日,震昇工程公告称,华融旗下全资附属公司Right Select买入2.4亿股,占全部股本的19.42%。

腾讯《棱镜》获悉,华融持有的这部分股票实际正从该资本大佬处购得。一位知情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不排除其通过机构之间的买卖单进行交易的。当时震昇工程的公告并未详细披露华融获得这部分股份的具体途径。

随即,2016年7月20日,Right Select增持震昇工程1.06亿股,耗资1.39亿元,持股比例增加至27.99%。和上一次一样,腾讯《棱镜》获得的交易详情显示,华融依旧是从上述大佬手中购买股份,即场外交易的模式进行。

尽管公开市场显示华融已经成为单一大股东,但是据腾讯《棱镜》获得的交易记录显示,当时实际大股东仍为上述资本大佬。当年的11月4日,该公司更名为华融投资。

暂不知在此过程中,该资本市场大佬和赖小民有怎样的协商和交易意图,但是,多位香港资本市场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就交易记录来看,该资本市场大佬和赖小民的交易并非巧合,属于非正常范畴,也不符合监管的规定。

就交易的详情来看,据腾讯《棱镜》估算,该大佬多主体买入及认购的平均成本低于0.9港元/股,华融2016年5月27日从该大佬买入的震昇工程1.3港元/股的价格,就要高得多。也就是说,华融是在该大佬低价买入后,再高价接盘该股票。

2017年1月12日,华融向更名后的华融投资发出收购要约,增发5.8亿股,每股4毛,至9.26亿股,持股比例由27.99%增至50.99%。也就是说,此次增发募得了2.32亿港元,即上市公司账面有了钱。

腾讯《棱镜》获悉,收购要约之后不到一个月,2017年2月,该资本市场大佬东窗事发。然而,赖小民在华融投资上的游戏并未结束。

腾讯《棱镜》从港交所公开资料获悉,顺龙控股(00361.HK)的大股东黄有龙于2017年4月24日将其持有的全部67.5%股份向华融投资做了股票质押融资,融资金额不详。而腾讯《棱镜》在此前曾获悉,黄有龙实际并非顺龙控股控制人,也只是上述资本大佬的代言人。

也就是说,该资本大佬2015年至2016年期间不停买入华融投资的股份后,不仅高价转给了中国华融,而且最后还通过顺龙控股的股票质押,将华融投资增股募资的钱倒回了自己的资金池。

事实上,早在2017年4月1日,黄有龙和赵薇夫妇因为空壳收购万家文化已经被立案调查。赖小民及中国华融却仍在同年4月24日继续为黄有龙提供融资服务。腾讯《棱镜》从中国华融内部人士获悉,黄有龙极有可能不能按时解除抵押,最后华融投资相当于又债转股获得顺龙控股的控制权。

多米诺骨牌来袭

关于赖小民事发缘由,不同信源告诉腾讯《棱镜》,或与其频繁为天元锰业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提供融资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位于宁夏中宁县的天元锰业集团创始人贾天将早年只是在宁夏以贩卖水果等为营生。2003年,其以301万元竞拍下了濒临倒闭的中宁县金属锰厂后成立天元锰业,逐步发家。

腾讯《棱镜》暂未能获悉贾天将与赖小民最早的交集。零星的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华融系频繁为天元及其关联公司融资,与此同时,赖小民也多次带队与该公司互动。

但是,贾天将的香港布局倒是与赖小民的中国华融颇为密切。

过去几年里,天元集团及其附属公司多次出手港股市场,其中包括百灵达国际控股(02326.HK)、City e-Solutions(00557.HK) ,以及天利控股(00117.HK)、至卓国际(02323.HK),后者已改名为中国港桥。

2016年12月,天元锰业以包销商招揽认购的方式进入了天利控股,持有公司股份8.14%。有意思的是,两个星期后,华融对外宣布,出资5000万美元与天利控股共同成立基金“Tianli Private Debt Fund L.P”,主要投资于各种房地产行业私募债权工具。

不过,天元锰业与华融在中国港桥上的交集更多。公开资料显示,天元锰业通过全资子公司中国天元锰业有限公司持有中国港桥16.39%的股份,中国港桥则通过境外子公司,分别持有华融金控和华融投资6.46%、4.85%的股份。2017年5月,中国港桥与华融金控成立两基金,涉及金额为20亿港元。

人事上也颇多交集。中国港桥董事长刘廷安同时也是天元锰业的副董事长。与此同时,原华融国际控股董事长周伙荣,于2016年8月退休后便加入了中国港桥任执行董事。

2016年8月24日,中国港桥(当时的至卓国际)公告称, 授予执行董事周伙荣6000万股奖励股份。依照股份于当日在联交所的收市价每股2.36港元计算,相当于周伙荣获得了市值1.416亿港元股票。一年后,2017年7月26日,周伙荣从中国港桥离职。

一位华融内部人士表示,就周伙荣的自身从业经验来说,能够在入职时获得价值1.4亿港元股份的大礼包并不常见。知情人士对腾讯《棱镜》透露,周伙荣在华融期间与赖小民关系颇为密切。而一位华融内部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周伙荣也将于近期被有关部门问话。腾讯《棱镜》暂不能联系周伙荣置评。

赖小民或许只是多米诺骨牌的开始。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
合作伙伴
证券之星中金在线新华网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界面证券时报网新浪财经中国证券报全景网第一财经搜狐财经中国经济网格隆汇